昆山电子厂招工
 
|
|
|
|
|
|
》联系我们

鹏鼎控股(淮安)有限公司

联系人:何经理

手机:13914058172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鸿海北路11号

QQ:627149638

 点击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粮油店里也有已经磨好了粉的奶米, 深圳私家侦探 上海私家侦探到时候直接买那种也可以,你们现
粮油店里也有已经磨好了粉的奶米, 深圳私家侦探 上海私家侦探到时候直接买那种也可以,你们现
点击率:2      发布时间:2018/10/22   

家宝见状,也赶紧拜了起来,就连常爷爷和乐哥儿也都拜了起来。

  余清泽见了哭笑不得,这古代的各种迷信也是让他非常无力。所谓胎儿三个月前不能告诉外人,按照科学的解释,是因为这个时候胎儿还很不稳定,很容易发生意外造成流产,所以大家才会大都三个月后等胎儿稳定了再告诉亲朋好友。

  不过为了让他们安心,也就随他们吧。

  趁着天色还没黑,常浩和常爷爷还真的出去买了个胎神的像回去供了起来,早晚三炷香加贡品,虔诚得很。

  第二天,余清泽就带着礼物上门去感谢了叶大夫,还亲自向叶大夫问了怎么照顾孕夫。

  这让叶大夫见了非常满意。

  因为乐哥儿怀孕了,常爷爷和余清泽他们怕把他累着了,非常一致地达成了默契,一律不准让乐哥儿做什么重活,连一盆洗脸水都不让他端。

  “哥,这个我来,你去坐着。”

  “哥夫,我来烧火,你快去歇着。”

  “夫郎,这桶重,我来提。”

  看着手上的一样样活儿被抢走了,乐哥儿十分无奈:这就是个空桶啊!我拿它就跟你们端碗饭的重量差不多啊!

  在家里不让烧火提水,不让洗衣服,不让给两厢西红柿除草,连扫个地都被抢走了手里的扫把……

  在饭馆,不准进厨房炒菜了,不准去帮忙洗菜因为是冷水,也不准端菜送菜,更不准上下楼梯,还不准往大厅人多的那边去,怕被人撞着……

  乐哥儿发现他就只能在外面柜台前去呆着了,可是柜台有账房先生在呢,算起账来噼啪噼啪地飞快,都轮不到他来给客人算账,他就只能坐着发呆……

  这让勤快惯了的乐哥儿非常地不适应,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成为了一个废人。

  乐哥儿只待了一上午就无聊了,下午趁着没客人的时候,便央着余清泽带着他一起去布庄买了些布回来,回来可以给宝宝做衣服打发时间。

  可是,回来后,却又被叔么们告知,说前三个月不能碰刀子、剪刀,针线也不能碰,得等到三个月后。

  乐哥儿:……难怪畅哥儿总跟他抱怨说在家里无聊死了。

  余清泽看他发愁,又确实是挺无聊,怕他闷出病来,出去买了一套文房四宝,在储物室里给他支了张桌子,还给他弄了炭盆,让他坐着一边烤火一边练字,打发时间。

  乐哥儿看了,还挺高兴。他之前一直在沙盘里写字,还没怎么拿过毛笔写字,便开心地练了起来。

  总算是有事做了。



第153章 傻爹傻舅傻叔

  对于练字这件事,乐哥儿还是很有兴趣的,他性子本来也挺静,完全能撑住这种枯燥的重复练习。

  他非常坐得住,这就又让余清泽有些担心,所以基本上每过三刻钟左右,余清泽便会进来提醒一下他,让他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稍微走动一下,缓解下眼睛和身体的疲劳。

  余清泽这是完全按照了他前世学生们上课的标准时间来进行盯梢行动的,也是非常科学了。

  因为余清泽说得有理有据的,乐哥儿也会听他的,只是不时还是会跟他反抗一下,但都被他说服了。

  幸好,过了几天,畅哥儿获准可以出门走动了。

  因为小吃店客人多,也是人来人往的,薛白术和畅哥儿阿么都不放心他回去继续干活,怕出意外。

  畅哥儿也觉得自己怀孕后变得很嗜睡,精力不及以前,要是硬回小吃店干活,可能还会让其他人分神来照顾他,便也同意了不回去干活。

  不过他还是到了聚福楼,跟乐哥儿两个人一起作伴,交流交流怀孕心得,乐哥儿写写字,畅哥儿做做针线活,累了就到小吃店去休息一下。有了人作伴,两人也不觉得无聊了。

  乐哥儿有些无奈地给畅哥儿比划道:他们什么都不准我做,连个桶都不让我拿,又不能做针线活,只能写字了。

  “他们那是疼你,也宠着宝宝。”畅哥儿坐在桌子另一边缝宝宝的小衣服,看到乐哥儿的比划,答道。

  他其实是有些理解余清泽他们的心理的,乐哥儿的身体好不容易调养好了,宝宝得来不易,这个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自然要好好护着。

  乐哥儿笑笑,心里是清楚的,他也只是抱怨下而已。看着畅哥儿手里的红色丝绸小肚兜,他走过去,轻轻拿起来摸了一下。

  滑滑的,非常舒服。

  “你说我给绣个什么图案好?老虎还是狮子还是绣点梅兰竹菊之类的?我觉得薛家人都很斯文,好像梅兰竹菊更符合他们的喜好哈?”畅哥儿将手里的小肚兜展开来,红红的一小块儿,已经快缝好了,就差绣个图案。

  乐哥儿看着,比划道:我看村里他们一般是绣老虎,小宝宝长得好。

  畅哥儿闻言点头,说道:“我也是喜欢小老虎,等衣服做好了,还要做虎头帽,虎头鞋,配对。”

  乐哥儿摸着小肚兜,忽然又比划道:小肚兜上我觉得还是不要绣图案了。

  畅哥儿问道:“不会太素了吗?”

  乐哥儿摇头,比划道:这是贴身的,绣图案的话,那个背面挨着宝宝的小肚子,会搁到,不舒服。

  畅哥儿想了想,道:“也是哈,那就不绣肚兜上,绣外衣上好了。这丝绸的摸着可真舒服,你买的什么布?有丝绸的没有?”

  乐哥儿点点头,比划道:买了,都做肚兜和内衫,外面的衣服还是用棉布做,宝宝长得快,穿不了多久。

  这都是敏叔么跟他传授的经验,宝宝一天一个样,长得飞快,同样尺寸的小衣服也不用做得太多,免得还来不及穿就穿不下了。

  现在,两人家里条件都好了,也有这个条件可以让他们给宝宝准备一点好的舒服的贴身衣物,这是以前的他们想的不敢想的。

  乐哥儿羡慕又眼巴巴地看着畅哥儿缝了好几个小肚兜,又做好了两套内衫,终于,他度过了孕期前期的三个月了。第二天,他就迫不及待地把针线篮和布匹拿了出来,字也不练了,开始跟畅哥儿一起做小宝宝的小衣服。

  快乐又满足。

  因为家里也没有哥儿长辈,乐哥儿对于孕期的所有知识都来源于外界,叶大夫说的、叶大夫和畅哥儿阿么他们告诉畅哥儿然后畅哥儿又告诉他的,还有小吃店和饭馆的各个叔么们不时跟他们聊天说的……

  “到时候你做月子的时候,一定要让余老板给你请个有经验的人照顾你,不然他们都是汉子,粗手粗脚的,也不懂得伺候月子,不细心,哪能照顾好你和宝宝。”敏叔么说道。

  梅叔么也点头,道:“对对对,得提前请好,还有孩子喝的奶米,也要提前买好磨成粉,准备着。”

  奶米是这里专门给宝宝出生后吃的东西,也是地里种出来的,跟大米有些像,磨成粉冲水给宝宝喝就可以了,深圳私家侦探  上海私家侦探可以一直喝到宝宝两岁。

  “粮油店里也有已经磨好了粉的奶米,到时候直接买那种也可以,你们现在条件好了,可以买那种质量好些的,磨得细一些的,宝宝吸收得快……”

  下午饭馆休息的时间,几个叔么都到储物间里开始跟乐哥儿和畅哥儿说宝宝的事情,从怀孕说到生产,从孩子出生能说到孩子长大,一说到孩子的事情,哥儿们都有一肚子的话可以说。

  余清泽正好进来拿食材,被梅叔么看见了,便被叫住了。

  “余老板,我们刚才还在说,到时候乐哥儿生产了,你们怎么照顾他月子呀?要不要给请个奶么回来照顾,有经验的,你们也轻松一点?”

  余清泽点头,答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都不懂,肯定得请个人回来。叔么们如果有什么好人选,可以介绍给我们。还有好多事请,叔么们也请帮我看看,我就怕漏掉了。”

  几个叔么就开始跟他说起来,将他们之前讨论过的都说了一遍。

  余清泽听完,一一找纸笔记下了,然后因为他还有事情要忙,便让乐哥儿将叔么们说的都记在本子上,到时候他们晚上再一起讨论。

  因为乐哥儿毛笔字也还写不好,余清泽又特意给乐哥儿用木头削了根铅笔样的笔,然后笔头弄细点,沾上墨就可以写,也还挺方便。

  冬去春又来。

  宝宝第一次胎动的时候,已经到了来年的二月中旬,那天正好是晚上,乐哥儿他们刚躺下不久,刚刚要入睡。

  因为乐哥儿怀孕的关系,余清泽怕晚上乐哥儿有什么状况到时候自己不能第一时间看到他比划的手势,他便把油灯整夜燃着,放在离床边远一点的地方,然后把床帐放下来,光线就暗了也不耽误休息,到时候如果乐哥儿不舒服了,他把床帐打开便可以很快看见乐哥儿的情况了。

  乐哥儿习惯右侧睡着,余清泽便也是右侧抱着乐哥儿,左手自然地钻进乐哥儿的内衫放在他微微隆起的腹部。

  余清泽手掌温度高,摸在乐哥儿的肚皮上,让乐哥儿也觉得十分舒服。

  正当两人迷迷糊糊马上要睡着的时候,忽然,余清泽感觉到他手掌下方的肚子微微动了下,有什么东西滑溜过去的感觉。

  他立马睁开了眼。

  这是……胎动?!

  乐哥儿也是立即感觉到了,而且比余清泽的感受更加明显和直观,他不只感觉到了宝宝蠕动了一下,似乎,还在吐泡泡?

  他也是立马就睁开了眼,左手立马放到了余清泽的手掌上方。

  “夫郎!宝宝,刚刚是不是动了?!”余清泽激动地问道,然后飞快地将床帐撩起来,又飞快地把手重新放回乐哥儿的肚皮上,还想再感受一下。

  乐哥儿现在是一动也不敢动,就怕一动,宝宝受到惊吓就不动了。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拍拍余清泽的手背,示意是的。

  “他动了,在跟我们打招呼呢!”余清泽掩饰不住心中的激动,靠近了乐哥儿,在他耳边笑着说道。

  乐哥儿也很开心,微微侧身反转过头,跟余清泽蹭了蹭脸,两人激动地交换了一个亲吻。

  感受到了宝宝的第一次胎动,两人都很兴奋,也睡不着了,伸手覆在肚皮上,期待着宝宝的第二次动作。

  两人等啊等,等啊等,直到又等了一刻多钟,两人才又感觉到了那蠕动,很轻微,要不是他们一直把手放上面,还一直关注着,估计都不一定能发现,而且,同时他们还听到了一声‘咕噜’的声响。

  闻言,余清泽就不怎么确定了,不知道这是宝宝在动,还是纯粹就是乐哥儿肚子饿了肠蠕动的声音了。

  他迟疑着问道:“……夫郎,你饿了吗?要不要我去给你煮点吃的?”

  乐哥儿听了笑起来,伸出手来比划道:我不饿。好像是宝宝在吐泡泡。

  余清泽:……

  “还会……吐泡泡?”余清泽惊奇地问道。

  乐哥儿点头,想了下,又比划道:他好像在……游水?

  余清泽眨眨眼,孕夫肚子里都是羊水,说是游水,也是没错啦,只是没想到还会像小鱼一样吐泡泡?

  “我听听看。”他很是好奇了,说着就滑进了被子里。

  乐哥儿见状,便躺平了。

  余清泽把耳朵贴在他肚子上,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还说了一句:“宝宝你好,我是你爹余清泽哟,记住我的声音啊。”

  乐哥儿:……

  “还有,这是你阿么的手,要记得他摸你的感觉啊。”余清泽又说了一句,还拿着乐哥儿的手在肚皮上摸了摸。

  乐哥儿:……

  他哭笑不得,心里却有些感动。

  父子俩的第一次对话呢。

  不过经过刚才那一下,宝宝明显又在休息了,余清泽听了好一会儿也没啥动静,被子里的氧气却有些不够了,他赶紧又钻了出来。

  两人又等了好一会儿,发现宝宝还没动,余清泽道:“可能睡着了?”

  乐哥儿点点头。

  “那你也快睡,听说胎动后,宝宝就会经常动,到时候孕夫晚上都会睡不好了。趁着他睡着了你赶紧睡。”余清泽说道。

  哪知,余清泽话音刚落,宝宝又微微地动了一下。

  余清泽&乐哥儿:……

  乐哥儿轻轻笑着摇摇头,这会儿还处于兴奋期,怎么睡得着哦。

  两人又轻轻地说了一会儿话,余清泽还又钻被子里跟宝宝说了两次话,等到夜色深了,乐哥儿扛不住了,这才睡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常爷爷、常浩和家宝他们听到说宝宝胎动了,都吃惊又激动。

  常爷爷很高兴,而常浩则盯着他哥的肚子,急切地问道:“哥,宝宝现在动了吗?我能摸摸吗?”

  乐哥儿比划道:现在没动。先去小吃店吃早餐吧。

  几人坐着马车到了小吃店。

  一路上,常浩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乐哥儿的肚子,还隔一会儿就问一次宝宝动没动。

  家宝比常浩矜持点,虽然也好奇,但是却因为礼貌问题,只是时不时地瞥过去一眼。

  乐哥儿看着他俩的表情,笑着比划道:没动,还不是特别明显,等我感觉到了我再告诉你们。

  “好啊好啊,一定啊。”常浩说道。



版权所有:鹏鼎控股(淮安)有限公司   联系人:何经理   手机:13914058172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鸿海北路11号   QQ:627149638

 

 
技术支持:苏州网站建设 友情链接: 光谱分析仪 电影投资 电影投资 电影投资 电影投资 酒店家具 防爆叉车 防爆叉车 回收钯碳 北京工业设计公司 磁力抛光机 磁力研磨机 进口家用电梯 苏州卷帘门 代收货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