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电子厂招工
 
|
|
|
|
|
|
》联系我们

鹏鼎控股(淮安)有限公司

联系人:何经理

手机:13914058172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鸿海北路11号

QQ:627149638

 点击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因为是几个世家合伙开的, 深圳私家侦探 上海私家侦探跟他们有密切合作往来的一些商户和世家的当
因为是几个世家合伙开的, 深圳私家侦探 上海私家侦探跟他们有密切合作往来的一些商户和世家的当
点击率:2      发布时间:2018/10/22   

 

  “不怕的,聚福楼的鱿鱼和海鲜就不会腥,只会让你觉得鲜美,放心吃!”食客跟同桌其他的人说道。

  而这用铁板烤出来的鱿鱼、大虾和扇贝等,也真是没让他们失望,好吃极了。

  那同桌的其他客人听到他们说好吃,又看着他们吃得欢快,就尝试着吃了串,竟然发现这里的海鲜确实跟自己印象中的海鲜味道不一样,感觉也没那么腥嘛……

  有了客人们的相互推荐和宣传,点海鲜的客人也在慢慢增加。

  客人们吃得津津有味,红光满面的。

  余清泽还给每一桌都配上了酸萝卜,吃得有点腻了的时候,再吃点酸萝卜,胃口又开了,不知不觉地,客人们吃了一串又一串,不少人吃得不过瘾又加单……

  等到客人们结账的时候,才发现,深圳私家侦探  上海私家侦探竟不经意间就吃了不少,算一算,这花费,也不少了。

  因为是几个世家合伙开的,跟他们有密切合作往来的一些商户和世家的当家也都来捧场了,二楼基本就被他们给包圆了。

  开业第一天,余记铁板烧就得了个满堂红,大家都很满意。

  随着铁板烧店慢慢被人们所知,而价格也相对平民化,生意也是越来越好,获得了极好的口碑。

  铁板烧店很快走上正轨。

  自此,余记名下一共有了‘一口鲜’小吃店、‘聚福楼’饭馆、‘铁板烧’小吃店三家店铺,点心、小吃、饭馆也都聚齐了,还差不多把桐山城中、低、高的客人都网罗在内了。

  生意方面进展顺利,余清泽、乐哥儿和家宝也按照计划回到了家里住,一家人总算是在一起了。

  他们家里也不用开火,早餐就到点心店去吃,午饭和晚饭都在饭馆解决。常爷爷在家里闲不住,在家里院子里弄了两块小菜地,把西红柿给种了起来,也算是适量锻炼身体了;等家里没事儿了,他就会到饭馆来帮帮忙,给乐哥儿煲药、帮着摘摘菜洗洗菜什么的。

  每天回家都能看到爷爷和弟弟,余清泽和乐哥儿也都放心了。

  搬回家里住之后,饭馆这边,大松和大志便搬到了饭馆,余清泽给他们换了个双层木床,让他们晚上看店。

  而这个时候,余清泽也在询问了他们的想法后,收了他们做徒弟,开始教他们俩做菜了。

  时间转眼到了四月。

  四月十八日是畅哥儿和薛白术成亲的大好日子。

  余清泽给一口鲜和聚福楼都放假一天,因为他们要回去吃喜酒。

  余清泽他们提前一天回了村里。第二天一早,乐哥儿就到畅哥儿家去了。

  畅哥儿家已经张灯结彩,贴满喜字,屋外院子里也已经摆满了桌椅,很是喜庆。

  乐哥儿进了畅哥儿的房间,畅哥儿阿么和他叔么正在给他梳妆。

  “乐哥儿过来了?你过来给我看看,这个眉毛我总画不好,我也不常化,不知道你们喜欢怎么样的,你来帮畅哥儿画一下。”畅哥儿叔么说道。

  乐哥儿到了跟前,看着畅哥儿,朝他眨眨眼,比划道:恭喜你成亲。

  畅哥儿抿唇一笑,难得地带了些羞赧,他拉过乐哥儿的手说道:“乐哥儿,谢谢你,我,我有点儿紧张。”

  乐哥儿拍拍他的手,比划道:不怕,你今天很美,薛少爷会好好待你的,交给他就好。

  畅哥儿看了他的手势,脸上飞过两抹红霞。

  乐哥儿会心一笑,接过畅哥儿叔么手上的黛块,又拿过一边的布巾将畅哥儿眉毛上的黛粉擦干净,然后,他只给畅哥儿稍微修了修,把眉尾的位置稍稍拉长了一点,便没画了。

  畅哥儿原本就长得很可人,特别是一双眼睛灵动逼人,眉毛的形状也好,稍稍加深一点点颜色就可以。

  “诶,这样是好看多了哈,还是乐哥儿懂。”畅哥儿叔么看着畅哥儿,笑道。

  乐哥儿又陪着畅哥儿坐了好一会,听着他阿么跟他交代事情。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新郎薛白术来接人了,临出门前,乐哥儿趁着畅哥儿阿么他们出去了,塞给畅哥儿一本小册子,让他收起来,在轿子里或者洞房里再看。

  畅哥儿好奇地将其放入了袖内的口袋里。

  热热闹闹按照流程来了一遍之后,畅哥儿被送上了花轿。乐哥儿陪着他走了一段,出了村送到了官道上,便回来了。

  畅哥儿这边,在媒么的引领下,完成了拜堂仪式,送入洞房后,他终于稍稍松了口气。幸好,都没有出差错。

  等到薛白术又出去招待客人了,媒么他们也都出去吃酒了,畅哥儿将陪着他的一个小厮打发出去,然后偷偷地将乐哥儿给他的小册子拿了出来。

  一看,他顿时羞红了脸。原来乐哥儿给他的是这个东西,

  不过,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担心着这件事呢,便好奇地看了起来……

  看完后,他又记起,好像阿么临出门前,也跟他说给他箱子底下压了个东西,让他看来着?

  他又好奇地去翻了一下,拿出一个布包,打开一看,里面也是一本小册子。

  畅哥儿:……

  不知过了多久,薛白术招呼完客人进来了。

  关了门,薛白术走到床边,将畅哥儿的盖头揭了,拉着他一起喝了合卺酒,然后便抱住了畅哥儿。

  “畅哥儿,我们终于成亲了,我好开心,我想这一天想了半年了。”薛白术在畅哥儿耳边动情地说道,然后又放开他,看着他,伸手轻轻抚着畅哥儿的脸颊,着迷地说道:“你今天好美……”

  畅哥儿抿唇一笑,很是礼尚往来地说道:“你今天也很俊。”

  薛白术可开心了,在畅哥儿左边脸蛋上啵了一下,高兴叫道:“夫郎。”

  右边脸蛋上再啵一下,“夫郎!”

  畅哥儿脸带红晕地抬头看着他,一双眼睛秋水含波,深情满溢。

  然后……

  然后,畅哥儿就被正中红心地吻住了双唇,还被托着臀部抱了起来,然后被压到了喜床上。

  啧啧水声响动,两人情热满身。

  直至坦诚相见,正当薛白术要伸手时,畅哥儿忽然拦住了他。

  薛白术抬眼,道:“怎么了?”

  畅哥儿有些难为情地问道:“那个,你,你会吗?”

  薛白术偏头想了想,道:“应……该会。”

  “什么叫应该会?听说要是弄不好,我会很痛的。”畅哥儿顿时反手从枕头下抽出一本小册子递给他,说道:“你先看一看,会了再来。”

  薛白术接过来一看:……

  “畅哥儿,我的夫郎,你又吓呆我了,你还有这神秘画卷哪?”薛白术拿着翻了翻,神情很是不可思议地看了畅哥儿一眼。

  畅哥儿脸红红的,很快义正言辞地反驳道:“这个,是嫁妆!每个哥儿出嫁都有的!”

  “哦……”薛白术眨眨眼,随手将小册子扔在枕头边,扑上去抱住畅哥儿,道:“好了,我看完了,来吧……”

  “……嗯,你那么快,就看会了?”

  “唔,这个哪还用看那么久,这是,我爱你的本能啊……”

  应怜唇齿印玉台,小扣柴扉始待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嗯嗯啊啊出墙来。(注1)

  作者有话要说:  大菊已定!

  哈哈哈,我想说这个词很久了!

  注1:根据叶绍翁的《游园不值》乱改的,不要骂我啊~~



第151章 蒸包子进行时

  “现在恢复得还可以,以后一周针灸一次就可以了,药也可以换一种了。”

  薛府,叶大夫给乐哥儿把过脉以后,跟他说了下情况,到药柜那边抓了几副药,包好后,又跟乐哥儿说道:“这阵子可以准备要宝宝了,但要注意房事不可频繁,太频繁了也不是好事,注意节制,一周两次或者四五天一次是最合适的。同房后,先不要起身,躺着,最好将臀部垫高,有助于怀孕。至少过个两刻钟,才能起身。”

  乐哥儿闻言,轻轻点头,脸都红透了,不过还是认真听着,将叶大夫说的话都记下来。

  “另外,我前两个月让余老板在你怀上宝宝之前都不能喝酒,他做到了吗?”叶大夫问道。

  乐哥儿点头,夫君现在都不喝酒了。

  “很好。”叶大夫点头,又继续说道:“现在正值酷暑,你万不能贪凉,像小吃店做的凉粉,你不能吃,洗澡水也不可用凉水,要用温水,记住了吗?”

  乐哥儿很认真地点点头,表示记住了。等到叶大夫交代完了,他才拎着药出来。

  门外,畅哥儿在等着他,见他出来,畅哥儿对里面说了句:“阿么,我跟乐哥儿先回去店里了啊。”

  “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叶大夫在里面答道。

  畅哥儿答道:“好的,知道了。我们走了。”

  两人出门,坐上马车回店里。

  “这天气也太热了,往年的六月也没这么热啊。”一上马车,畅哥儿就把车帘子都撩起来了,然后拿着旁边的蒲扇一个劲儿地扇风。

  “你也扇扇。”畅哥儿给乐哥儿扇了几下,被乐哥儿给躲过去了。

  畅哥儿瞪大眼,问道:“你躲什么呀?”

  乐哥儿比划道:叶大夫说不要贪凉。

  畅哥儿看了乐哥儿一会儿,然后噗嗤笑出来,说道:“阿么是说不要贪凉,是说不要让你吃凉性的食物那些吧,扇下风还是可以的,这么热的天,不然你要中暑晕倒了,瞧瞧你头上的汗。”

  说着,畅哥儿拿过手帕给乐哥儿擦起来。

  乐哥儿刚针灸完,还有些疲乏,虽然没有以前那样累,但精神还是会有些不济。

  他给畅哥儿道了谢,便靠在椅背上,任畅哥儿给自己擦了汗,然后就闭着眼养精神,而他脑子里,却在转悠着叶大夫的话。

  一周两次,或者四五天一次……不能立马起身……要把臀部垫高……垫高的目的应该就是,不能让那啥流出去,这么说的话,有些姿势就不能用……

  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没多久便到了。

  回去后,他便把叶大夫说的话告诉了余清泽。

  余清泽点头表示知道了。对于要孩子这件事,他不执着,不过只要乐哥儿要求的,他都会配合好。

  尽人事听天命。

  当天晚上,乐哥儿便从柜子里多拿了个枕头出来,早早洗漱了就等着夫君了。

  等余清泽洗漱好,本还想像往常那样看看账本再睡,却不料乐哥儿过去,将他手里的账本直接抽走,从背后抱住他,一双手贴着他的衣领就伸进去了……

  爱人如此热情邀约,余清泽哪里还把持得住,反手将乐哥儿拉过来,抱到自己腿上跨坐着,便吻了起来。

  本来他们这大半年来,因为叶大夫的交代,就做得少,如今得了‘赦免令’,两人都有些激动。

  余清泽本想直接先来个脐橙,可临到关键时刻,乐哥儿忽然想起来自己推断出来的结论,很急切地比划着,要到床上去。

  “这里不好吗?你以前很喜欢的。”余清泽呼哧呼哧喘着气低声问道。

  乐哥儿摇头,很坚定地要到床上去。

  余清泽无奈,抱着他到了床上,坐在床沿边想就着这姿势进入正题了。

  乐哥儿却直接用力,把他压倒,然后又抱着他翻了个身,两人的位置瞬间对调了一下。

  余清泽:……?

  乐哥儿比划道:要这样,容易怀上。

  原来是这样。

  余清泽失笑,不过这事,夫郎说了算,他便也只能遵从。

  ……

  骤雨初歇。

  余清泽刚躺平,乐哥儿也不顾力乏,揪着准备好的枕头就垫到了臀部下面。

  余清泽见了,问道:“这也是叶大夫说的?”

  乐哥儿很严肃地点点头,比划道:这样才不会流出去。

  余清泽:……好吧,应该也是有点道理的。

  此后三个月,乐哥儿严格按照叶大夫的交代,将每一项事情都执行得很到位,事后要垫高,不立即下床,不可贪凉……

  可是仍然没有好消息传来。

  倒是畅哥儿那边,检查出来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版权所有:鹏鼎控股(淮安)有限公司   联系人:何经理   手机:13914058172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鸿海北路11号   QQ:627149638

 

 
技术支持:苏州网站建设 友情链接: 光谱分析仪 电影投资 电影投资 电影投资 电影投资 酒店家具 防爆叉车 防爆叉车 回收钯碳 北京工业设计公司 磁力抛光机 磁力研磨机 进口家用电梯 苏州卷帘门 代收货款